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耐久的文学博客

原汁原味读原著,古色古香品古籍。 站长邮箱:laiwulnj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吴鲁会缯  

2016-06-26 20:57:27|  分类: 字斟句酌读孔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字斟句酌读孔子
——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读书笔记
35吴鲁会缯
李耐久

  【原文】其明年,吴与鲁会缯,征百牢。太宰召季康子。康子使子贡往,然后得已。

  【笔记】孔子手下有能人,周游在外也能给鲁国解决问题。看,季康子遇到了难题,还得求助孔子的弟子子贡。季康子遇到了什么 难题?子贡是怎样解决的?

  公元前488年,鲁哀公七年,孔子六十四岁。这一年,吴国与鲁国在缯地会盟。吴国向鲁国征集祭祀时用的猪、牛、羊三牲各一百头。吴国的太宰噽还要召见鲁国的季康子。季康子派孔子的学生子贡前往交涉,然后才取消了征集百牢的事。

  下面来解释几个问题。

  1、吴国:

  吴国是我国春秋时期长江下游地区的一个姬姓诸侯国,也称句吴。自公元前12世纪到公元前473年一共存在了六七百年。关于吴国,我们讲两点:一是来头不小,二是曾经强大。

  先说第一点,来头不小。周文王姬昌的爷爷周太王被称为古公亶父,古公亶父有三个儿子,长子名太伯,亦称泰伯,次子名仲雍,三子名季历。季历的儿子就是后来成为周文王的姬昌。古公亶父非常喜欢自己的小孙子姬昌,想传位于他。但是按照当时的传统,古公亶父去世后应传位于长子太伯,三子季历无权继位,那季历的儿子就更无法继位了。古公亶父因此很不高兴。太伯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之后,就假借给父亲采药,和弟弟仲雍逃到了江南,定居于梅里(今江苏无锡的梅村),并以此为基业最终建立了吴国,吴国的第一代君主就是太伯,第二代君主就是太伯的弟弟仲雍。所以说,吴国来头不小,吴国的开国国君本来是可以做周王朝的君主的。

  关于这一内容在《史记·吴太伯世家》中有所记载,录此备查:

  吴太伯,太伯弟仲雍,皆周太王之子,而王季历之兄也。季历贤,而有圣子昌,太王欲立季历及昌,於是太伯、仲雍二人乃(读如“搁”,逃亡之意)荆蛮,文身断发,示不可用,以避季历。季历果立,是为王季,而昌为文王。太伯之荆蛮,自号为句吴。荆蛮义之,从而归之千馀家,立为吴太伯。

  再来说第二点,曾经强大。春秋时期的吴国在历史上存在了六七百年,先后经历了二十五位君主,在最后两位君主阖闾和夫差时期,吴国的国力达到鼎盛,但是也就是在夫差在位的第23年,公元前473年,吴王夫差被越王句践打败,越灭吴。所以说吴国曾经强大。

  公元前488年,吴鲁会缯的时候,吴国是吴王夫差在位,鲁国是鲁哀公在位,当时吴国还是非常强大的。

  2、缯:地名,在今天山东枣庄市东。公元前488年,吴国和鲁国在此会盟。

  3、征百牢:吴国向鲁国征集会盟时祭祀用的猪、牛、羊三牲各一百头。按照周礼的规定,公用九牢,侯、伯七牢,子、男五牢。吴国征百牢一是强悍,二是不守礼的表现。

  古代天子诸侯祭祀时要用到猪、牛、羊三牲,祭祀前先养在牢内,所以称为“牢”,天子祭祀时猪、牛、羊都用,称为太牢;诸侯祭祀时只用猪、羊,不用牛,称为少牢。

  4、太宰噽:吴国的太宰伯噽。伯噽出身于楚国贵族,他的祖父是楚国的名臣伯州犁;他的父亲是楚国的左尹,名伯郄(读如切或细)宛。伯郄宛被楚国令尹囊瓦(子常)所杀,并被诛连全族。伯噽逃难到吴国,得到吴王的宠信,升官一直到太宰。

  太宰噽是吴国历史上有名的奸臣,他做的坏事主要有两件:一是收受文种贿赂,竭力劝说夫差受降勾践,使得勾践免于一死,造成了吴国的最终亡国;二是陷害伍子胥,使得伍子胥被迫自刎而死,而伍子胥是主张先灭越再北伐的。

  “征百牢”和“召季康子”都说明吴国的强悍、霸道与无礼。孔子的学生子贡替季康子面见吴国太宰伯噽,才使得这件事平息下来。缯之会在《孔子世家》中的记载非常简略,我们再来看看别的资料中对这件事的记载。

  其一,《史记·吴太伯世家》中的记载:

  七年,吴王夫差闻齐景公死而大臣争宠,新君弱,乃兴师北伐齐。子胥谏曰:“越王句践食不重味,衣不重采,吊死问疾,且欲有所用其众。此人不死,必为吴患。今越在腹心,疾而不先,而务齐,不亦谬乎!”吴王不听,遂北伐齐,败齐师於艾陵。至缯,召鲁哀公而徵百牢。季康子使子贡以周礼说太宰,乃得止。

  从上述记载可以看出,吴王夫差不听伍子胥劝告,执意伐齐,并在艾陵大败齐军。夫差到了缯这个地方,发生了向鲁国征百牢的事。季康子使子贡劝说吴国太宰噽,吴国才终止了征百牢的事。

  其二,《左传·哀公七年》的记载:

  【经】夏,公会吴于

  【传】夏,公会吴于。吴来征百牢,子服景伯对曰:“先王未之有也。”吴人曰:“宋百牢我,鲁不可以后宋。且鲁牢晋大夫过十,吴王百牢,不亦可乎?”景伯曰:“晋范鞅贪而弃礼,以大国惧敝邑,故敝邑十一牢之。君若以礼命于诸侯,则有数矣。若亦弃礼,则有淫者矣。周之王也,制也,上物不过十二,以为天之大数也。今弃周礼,而曰必百牢,亦唯执事。”吴人弗听。景伯曰:“吴将亡矣!弃天而背本,不与,必弃疾于我。”乃与之。

  大宰召季康子,康子使子贡辞。大宰曰:“国君道长,而大夫不出门,此何礼也?”对曰:“岂以为礼?畏大国也。大国不以礼命于诸侯,苟不以礼,岂可量也?寡君既共命焉,其老岂敢弃其国?大伯端委以治周礼,仲雍嗣之,断发文身,赢以为饰,岂礼也哉?有由然也。”反自,以吴为无能为也。

  这段话的大体意思是这样的:

  这一年的夏天,鲁哀公与吴王夫差在鄫邑会盟。吴国前来向鲁国征集祭祀用的猪、牛、羊各一百头,鲁国的大夫子服景伯对吴国的使者说:“先王没有做过这样的事。”吴国派来的人说:“宋国就给了我们百牢,鲁国不能少于宋国。并且,鲁国给晋国大夫都超过了十牢,我们吴王百牢,难道不可以吗?”子服景伯说:“晋国的范鞅贪婪而背弃礼仪,以大国的身份来强迫我们,所以我们才给他十一牢。你们君王如果想用礼来命令诸侯,那么就有一定的数目。如果也背弃礼仪,那就太过分了。周统一了天下,制定了礼仪,上等的物品数目不超过十二,因为这是上天的大数。今天你们如果背弃周礼,而说一定让我们献上百牢,我们也只好听从。”吴人不听子服景伯的话。子服景伯说:“吴国快要灭亡了,抛弃上天违背根本,如果我们不给,他们一定会加害我们。”于是就给了。

  吴国的太宰噽召见鲁国的季康子,季康子让子贡去辞谢。太宰噽对子贡说:“你们的国君走了那么远的路来了,你们的大夫却不出门,这是什么礼仪?”子贡对太宰噽说:“岂是把这当作礼,只是害怕大国。你们大国不用礼仪来命令诸侯,如果不用礼仪,其后果小国就不敢估量了。我们君主既已奉命前来,他的老臣岂敢放弃国家?你们吴国的开国之君太伯穿着玄端的衣服,戴着委貌的帽子来推行周礼,仲雍继承他,把头发剪短,把身上刺上花纹,作为裸体的装饰,难道合于礼吗?因为有原因所以才这样做。”子贡从吴国回来,认为吴国不会有什么大作为。

  有两点需要说明:

  1、《左传·哀公七年》的记载与《史记·吴太伯世家》的记载有所不同:《史记》认为子贡见太宰噽,使得吴国打消了征百牢的念头;《左传》认为吴成功向鲁国征集了百牢,子贡只是替季康子面见太宰,说明季康子不亲自去的原因。

  2、季康子为什么不敢去见太宰噽?原来,吴国联合鲁国大败齐国,吴王夫差在缯这个地方与鲁哀公会面,又要让季康子去。季康子见吴国做事不按周礼来,害怕自己和鲁哀公都被扣押,鲁国会有危险,所以派子贡前去辞谢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