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耐久的文学博客

原汁原味读原著,古色古香品古籍。 站长邮箱:laiwulnj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政坛梦断  

2016-08-14 18:06:01|  分类: 字斟句酌读孔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字斟句酌读孔子
——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读书笔记
38政坛梦断
李耐久

38政坛梦断

李耐久

  【原文】鲁哀公问政,对曰:“政在选臣。”季康子问政,曰:“举直错诸枉,则枉者直。”康子患盗,孔子曰:“苟子之不欲,虽赏不窃。”然鲁终不用孔子,孔子亦不求仕。

  【笔记】孔子名气很大,回到鲁国后,也不断有高层领导向他请教问题,孔子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但是鲁国君臣只是把他当顾问来看,没有人真正任用他。

  一、哀公问政:

  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所记载的、孔子结束周游列国生活、返回鲁国后的第一件事是鲁哀公问政。鲁哀公向孔子问如何处理政事,孔子回答说:“为政最重要的在于选择大臣。”

  孔子回答别人的问题,常常是有针对性的,孔子说“政在选臣”,说明孔子认为鲁哀公选臣不当,也说明鲁国的大臣大多不合格。当时鲁国是三桓专政,三桓架空了国君,三桓之间又有矛盾,他们各自发展自己的势力,都不把国家、国君放在心上。这样的大臣对国家的整体利益是有害的。

  二、康子问政:

  第二件事是季康子向孔子请教为政的道理,孔子回答说:“把正直的人提拔起来,放在那些邪曲的小人上面,这样一来那些邪曲的小人也会变正直了。”

  上行下效,上面的人如果是邪曲小人,下面的人就会纷纷仿效,下面即使有正人君子,也难以改变官场风气。而上面的人如果是正直的,下面的人也会受其影响,下面即使有小人,也很难兴风作浪。

  孔子“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”的思想,在《论语·颜渊篇第十二》中也有记载,原文如下:

  樊迟问仁,子曰:“爱人。”问知,子曰:“知人。”樊迟未达,子曰:“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。”

  樊迟退,见子夏,曰:“乡也吾见夫子而问知,子曰‘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’,何谓也?”子夏曰:“富哉言乎!舜有天下,选于众,举皋陶,不仁者远矣。汤有天下,选于众,举伊尹,不仁者远矣。”

  这段话的大体意思是这样的:

  樊迟向孔子请教怎么做才算的上是“仁”,孔子回答说:“爱护别人。”樊迟又问怎么做才算的上是“智”,孔子回答说:“了解别人。”樊迟对孔子的话没太弄明白,孔子就解释说:“选择正直的人放在奸邪的人上面,就能使奸邪的人变得正直。”

  樊迟还是没太弄懂。他退下去后,见到了同学子夏,就对子夏说:“刚才我去见老师,向他请教什么是‘智’,老师说:‘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’,这是什么意思?”子夏说:“老师的话含义真是丰富啊!舜拥有了天下,从众人中进行选择,任用了皋陶,不仁的人就远去了。汤拥有了天下,从众人中进行选择,任用了伊尹,不仁者就远去了。”

  鲁哀公和季康了向孔子请教了同一个问题,孔子的回答虽然文字上不同,但是意义是一脉相承的。孔子对鲁哀公说:“政在选臣。”选什么样的臣呢?在回答季康子时得到了补充:“举直”。为什么要选用正直的人呢?因为选择了正直的人在上面,“则枉者直”。

  三、批评康子:

  季康子因鲁国盗贼成灾而忧虑。孔子说:“如果您本身没有私欲的话,您即使是奖赏,也不会有人去盗窃。”

  宋代著名思想家朱熹在他的《论语集注》中对这段话做了如下注解:

  言子不贪欲,则虽赏民使之为盗,民亦知耻而不窃。胡氏曰“季氏窃柄,康子夺嫡,民之为盗,固其所也。盍亦反其本耶?孔子以不欲启之,其旨深矣。”夺嫡事见春秋传。

  这段话的大体意思是说:

  这是孔子告诉季康子:如果您没有贪欲,那么即使是用赏赐的办法让老百姓去盗窃,老百姓也会因为知道什么是耻辱而不去盗窃。胡安国说:“季氏窃取了鲁国的大权,季康子夺嫡得位,鲁国的老百姓做盗贼,那是肯定的。为什么不回到根本上来呢?孔子以“不欲”来启发季康子,其中的意旨是深刻的。”夺嫡这件事在《春秋传》中有记载。

 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,鲁国盗贼多的原因在于统治者有私欲。统治者自身不正,反而去埋怨老百姓,那是本末倒置。

  关于康子夺嫡的事,记载在《左传·哀公三年》中,原文如下:

  秋,季孙有疾,命正常曰:“无死。南孺子之子,男也,则以告而立之。女也,则肥也可。”季孙卒,康子即位。既葬,康子在朝。南氏生男,正常载以如朝,告曰:“夫子有遗言,命其圉臣曰:‘南氏生男,则以告于君与大夫而立之。’今生矣,男也,敢告。”遂奔卫。康子请退。公使共刘视之,则或杀之矣,乃讨之。召正常,正常不反。

  这段话的大体意思是这样的:

  公元前492年,鲁哀公三年,这一年的秋天,季桓子生病了,季桓子命令他信任的家臣正常说:“不要随我而死。我的妻子南孺子怀孕了,如果生下来是男孩,你就告诉国君立他为季氏家族的继承人。如果生下来是女孩,那么肥可以作继承人。”季桓子去世了,季康子继位。这一天,季桓子安葬完毕了,季康子正在朝堂之上。南孺子生下了一个男孩,正常就用车子载着男婴到朝堂上去。对鲁哀公说:“夫子临终前有遗言,命令贱臣我说:‘南氏如果生下男孩,就告诉君主与众位大夫立他为继承人。’今天孩子生下来了,是个男孩,冒昧地来报告。”随后正常逃到卫国去。季康子请求退位。鲁哀公派共刘去查这件事,结果有人把那男婴杀死了。于是就讨伐杀人凶手,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。召正常回来,正常不回来。

  如果按照季桓子的遗言来做,季康子不应该成为继承人;男婴被杀,凶手要么是季康子,要么是季康子手下的人。这就是“夺嫡”。

  季康子本人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,所以孔子启发他:要想杜绝盗贼,请先做好自己。

  四、政坛梦断:

  尽管鲁哀公、季康子这些人都不断地向孔子请教为政的道理,但是鲁国最终也没有重用孔子,孔子也不再要求出来做官。

  孔子知道自己与鲁国当权者之间格格不入,自己的主张他们不会听,想到自己年事已高,就彻底断了当官的念想。

  “从前种种,譬如昨日死;从后种种,譬如今日生。”(袁黄《了凡四训》),政坛上的孔子陨落了,文化上的孔子却高大起来,最终成为中华民族的一代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.08.14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