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耐久的文学博客

原汁原味读原著,古色古香品古籍。 站长邮箱:laiwulnj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常适其可(2)  

2017-01-08 20:52:20|  分类: 字斟句酌读孔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字斟句酌读孔子
——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读书笔记
46常适其可(2)
李耐久

46常适其可(2)

李耐久

  【原文】 “不降其志,不辱其身,伯夷、叔齐乎!”谓“柳下惠、少连降志辱身矣。”谓“虞仲、夷逸隐居放言。行中清,废中权。”“我则异于是,无可无不可。”

  【笔记】在这一段文字中,孔子提到了三种人,这三种人都是隐居不仕的平民,但是他们的思想和行为又有不同的表现。在区别了这三种“逸民”之后,孔子指出自己是不同于这三者的另一类人。孔子是如何给自己的定位的?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三、隐居放言的人:

  “隐居”就是深居山野不出来做官的意思,“放言”就是放弃自己的言论(也就一种说法,说“放言”就是“放纵其言”,我个人赞同前者)。

  这类人物的代表是虞仲和夷逸。

  先来看虞仲。虞仲就是仲雍。司马迁《史记·周本纪》有记载:

  古公有长子曰太伯,次曰虞仲。太姜生少子季历,季历娶太任,皆贤妇人,生昌,有圣瑞。古公曰:“我世当有兴者,其在昌乎?”长子太伯、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传昌,乃二人亡如刑蛮,文身断发,以让季历。

  这段话的意思是这样的:

  周王朝的始祖在史书上被称为古公亶父,古公亶父的长子叫太伯,次子叫虞仲。古公亶父的妃子太姜给他生下了小儿子季历,季历娶了一个名叫太任的女子为妻,太姜和太任都是贤惠的妇人。太任给季历生的儿子名叫昌(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周文王),有圣明之兆。古公亶父说:“我去世后应该有成就大事的人,大概就是昌吧?”古公亶父的长子太伯和次子虞仲马上就明白了:这是父亲想把位子传给季历,再让季历传位于昌。太伯和虞仲就逃到了荆蛮,按照当地的风俗,身上刺花纹,头发剪短,以此来让位于季历。

  再来看夷逸。南宋朱熹《论语集注》中说:“夷逸、朱张,不见经传。”无法考证。我们只知道孔子把他和虞仲归为一类,属于隐居放言之人。

  对于虞仲和夷逸,《论语集注》中引用谢氏的话说:

  虞仲、夷逸隐居放言,则言不合先王之法者多矣。然清而不污也,权而适宜也,与方外之士害义伤教而乱大伦者殊科。

  意思是说:

  虞仲、夷逸这两个人,隐居不仕,他们的作为不符合先王之法的地方很多。但是他们二人清洁而不与世俗同流合污,懂得权变而行为适宜,与方外之人中损害正义、损伤教化、搅乱伦理的人是不同的。

  四、无可无不可的人:

  “无可无不可”就是说没有什么可以,也没有什么不可以。

  这是孔子对自己的定位,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中记载孟子对这句话的解读是:

  “可以仕则仕,可以止则止,可以久则久,可以速则速,孔子也。”

 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:可以当官就当官,可以避让就避让,可以长久就长久,可以迅速就迅速。这就是孔子。也就是说,无论外界是什么情况,孔子都会力所能及地为社会的长治久安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  下面做一下总结:

  伯夷叔齐不降志不辱身,虽然下圣人一等,但在三类人中算是最高境界了。柳下惠、少连降身辱志以求入仕,但是言中伦,行中虑,算是三类人中的第二等。虞仲和夷逸,隐居放言,不求仕进,但是行中清,废中权,算是三类人中的第三等。他们虽有可取之处,但均“各守其一节”(朱熹《论语集注》引尹氏语),达不到孔子“常适其可”(朱熹《论语集注》引尹氏语)的境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