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耐久的文学博客

原汁原味读原著,古色古香品古籍。 站长邮箱:laiwulnj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彼亦一是非,此亦一是非  

2017-06-21 20:43:20|  分类: 耐久读庄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014彼亦一是非,此亦一是非

——《耐久读庄子》010204?《庄子?内篇?齐物论第二》04

李耐久

  要想弄明白这一部分内容,需要先明确一个前提:先秦时期百家争鸣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。庄子对此的认识有两点:一,在百家争鸣中,核心的两家是儒家和墨家,儒家有一套是非,认为自己是对的,对方是错的;墨家也有一套是非,同样认为自己是对的而对方是错的。二,庄子认为自己所属的道家不在百家争鸣之中,道家是超越是非的。明白了这两点,这一段的道理就相对好理解了。

  一、言与吹:

  1、说了还是没说?

  庄子说人们发出的言论,与风吹过孔窍发出的声音不同。人发出言论是要表达自己的见解,而风吹过孔窍是无心的。

  人一说话就要发出自己的见解,可是这见解没有定论。因为自己认为对的,别人不一定认为对,别人认为对的,自己又不一定认为对。那到底是谁对谁错呢?

  再引申一步,那说话的人到底发出了言论呢还是没有发出言论呢?你说他发出了言论吧,可是他的言论不一定对;你说他没有发出言论吧,他却的波的、的波的说了不少。

  他认为自己所说的话不同于将要出壳的小鸟所发出的声音,有区别吗?还是没有区别呢?在这里庄子用了一个字“鷇”,“鷇”读如“够”,指的是将要出壳的幼鸟(古人又把刚刚出壳的幼鸟称为“雏”),将要出壳的小鸟,还没有见解,说话的人认为自己有见解,所以觉得异于“鷇”。但是,他的见解又不一定对,所以等于没说,从这个层面来讲,又和将要出壳的小鸟的鸣叫没什么区别。

  2、说的都是片面的!

  庄子开始探讨这背后的道理。他连续发出了四问:道是怎么被隐藏起来而有了真与假呢?正确的言论又是怎么被隐藏起来而有了是与非呢?道去了哪里而不复存在了呢?正确言论去了哪里而又不被认可了呢?

  庄子是设问,自问自答,他的回答相当漂亮,他说:“道隐于小成,言隐于荣华”。这句话的意思是说:大道被小的成就所隐藏,言论被华美的词藻所隐藏。太睿智了:我们有了一点小认识,其实都片面的、相对的,可是我们往往认为自己掌握了大道,这其实是小成遮蔽了大道。我们听到了浮华的言辞,往往认为这就是真理,其实是荣华遮蔽了言论。

  庄子认为儒家和墨家都是小成,都是荣华。他们对问题的认识都是片面的、相对的,都认为自己是对的,对方是错的,所以有了儒墨的是非之争。他们都肯定对方所否定的,而否定对方所肯定的。

  庄子认为,与其打算肯定对方所否定的并否定对方所肯定的,还不如以本然之明观察万物以求得明鉴。就是说要顺应自然,不能主观片面的看问题。

  二、是与彼:

  1、这面与那面:

  前面,庄子讨论了言论的问题。庄子认为,儒家和墨家的言论,各自否定对方、肯定自己,太片面、不客观。他们都是事物相互对立的两个面中的一个面。也就是“是”与“彼”。“是”就是事物相互对立的两个面的中这一面,“彼”就是事物相互对立的两个面中的那一面。

  事物没有不存在相互对立的那一面的,事物也没有不存在相互对立的这一面的。从事物的那一面就看不到这一面的情况,而从这一面才能看到这一面的情况。所以说:事物那一面出自事物的这一面,事物的这一面又起因于事物的那一面。事物的这一面与那一面,是相对并存而生的。

  好了,下面庄子要为我们说一段顺口溜了,他说:“虽然,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;方可方不可,方不可方可;因是因非,因非因是。”天呐?淌汗了吧?怎么这么绕呢?这说的是啥呀?我们来解释一下:

  庄子说:虽然这样,但是,事物刚刚出生就是刚刚死亡,刚刚死亡就是刚刚出生;刚刚肯定就是刚刚否定,刚刚否定就是刚刚肯定;遵循了正确的一面就是遵循了错误的一面,遵循了错误的一面,就是遵循了正确的一面。

  庄子说:所以圣人不走划分是非的道路,而是明察于自然,也顺应自然。

  2、道之枢纽:

  事物的这一面也就是那一面,事物的那一面也就是这一面。从事物的这一面看有一套是与非,从事物的那一面看也有一套是非。事物果真存在相互对立的两个面吗?还是果真不存在相互对立的两个面呢?

  事物的这一面与那一面都没有了自己的对立面,这就叫道的枢纽。掌握了大道的枢纽也就抓住了事物的关键,这就好比位于一个圆环的中央,可以应付事物无穷无尽的变化。事物这一面的是非争论是无穷的,事物那一面的是非争论也是无穷的。所以说:不如用事物的本然加以观照和认识。

  下面来总结一下庄子的这一段话,这一段话一共讲了两个意思:

  (1)人的言论都有是非的,己之所是可能就是人之所非,人之所是可能又是己之所非。因此言论都是主观片面的,所以要消弭是非,也就是要“齐论”。

  (2)事物都有这一面和那一面,这一面和那一面是对立统一的,局限于其中一面,就会离另一面越来越远,所以要抓住道的关键,抓住了道的关键就好比位于圆环的中央,可以应付无穷的变化。这就是“齐物”。

2017.06.21星期三

 

参考书目:

  1、《全注全译老子庄子典藏本》(金涛主编,外文出版社出版)

  2、《庄子集解》(清末王先谦)

  3、《庄子集释》(清代郭庆藩)

  4、《庄子南华》(南怀谨)

  5、《庄子全文翻译》(古诗文网)

  6、《庄子白话译注》(生死书网站)

7、百度百科等网络资源

 

【原文】

  夫言非吹也,言者有言。其所言者特未定也。果有言邪?其未尝有言邪?其以为异于鷇音,亦有辩乎?其无辩乎?

  道恶乎隐而有真伪?言恶乎隐而有是非?道恶乎往而不存?言恶乎存而不可?道隐于小成,言隐于荣华。故有儒墨之是非,以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。欲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,则莫若以明。

  物无非彼,物无非是。自彼则不见,自知则知之。故曰:彼出于是,是亦因彼。彼是,方生之说也。虽然,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;方可方不可,方不可方可;因是因非,因非因是。是以圣人不由而照之于天,亦因是也。

  是亦彼也,彼亦是也。彼亦一是非,此亦一是非,果且有彼是乎哉?果且无彼是乎哉?彼是莫得其偶,谓之道枢。枢始得环中,以应无穷。是亦一无穷,非亦一无穷也。故曰:莫若以明。

 

【详解】

  [夫言非吹也,言者有言。]

  那人说话发出声音,不同于风吹过孔窍发出声音。因为人一说话就要发表见解,而风吹过孔窍是无心的。

  言:人说话、辩论。

  吹:风吹,风吹过孔窍发出声音。

 

  [其所言者特未定也。]

  他所说的话只是没有定论。

  特:但,只。

  未定:没有定论。(《庄子集释》注曰:我以为是而彼以为非,彼之所是,我又非之,故未定也。)

 

  [果有言邪?其未尝有言邪?]

  他们果真说了些什么?还是他们本来就没有说什么呢?

  果:决定。

  未尝:不曾。

 

  [其以为异于鷇音,亦有辩乎?其无辩乎?]

  他们都认为自己议论不同于将要出壳的鸟的叫声,有区别的吗?还是没有区别呢?

  鷇:读如“够”。将要出壳的幼鸟称为鷇;刚刚出壳的幼鸟称为雏。

 

  [道恶乎隐而有真伪?言恶乎隐而有是非?道恶乎往而不存?言恶乎存而不可?]

  道是如何被隐藏了起来而有了真和伪?正确的言论是如何被隐藏了起来而有了是和非?道去了哪而不复存在?正确言论去了哪而又不被认可?

  恶:读如“屋”,何,怎么。

  隐:隐藏,藏匿。

 

  [道隐于小成,言隐于荣华。]

  大道被小成就所隐蔽,言论被华丽的辞藻所隐蔽。

  小成:暂时的、局部的成就。

  荣华:本意是草木之花,这里指华美之言。

 

  [故有儒墨之是非,以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。]

  所以就有了儒家和墨家的是非之争,他们都肯定对方所否定的,而否定对方所肯定的。

  儒墨:儒家和墨家。

  是:肯定。

  非:否定。

 

  [欲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,则莫若以明。]

  与其打算肯定对方所否定的,否定对方所肯定的,还不如以本然之明观察万物求得明鉴。

  明:《庄子集解》注曰:莫若以明者,言莫若即以本然之明照之。

 

  [物无非彼,物无非是。]

  天下的事物没有不存在相互对立的那一面的,也没有不存在相互对立的这一面的。

  物无句:《庄子集解》注曰:有對立,皆有彼此。

 

  [自彼则不见,自知则知之。]

  从事物相互对立的那一面就看不到这一面,从事物相互对立的这一面才能看到这一面。

  自知则知之:《庄子集解》注曰:观人则昧,反观即明。

 

  [故曰:彼出于是,是亦因彼。彼是,方生之说也。]

  所以说:事物那一面出自事物的这一面,事物的这一面又起因于事物的那一面。事物的这一面与那一面,是相对并存而生的。

  方生:并存。

 

  [虽然,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;方可方不可,方不可方可;因是因非,因非因是。]

  虽然这样,但是,事物刚刚出生就是刚刚死亡,刚刚死亡就是刚刚出生;刚刚认可就是刚刚否定,刚刚否定就是刚刚认可;遵循了正确的一面就是遵循了错误的一面,遵循了错误的一面也就是遵循了正确的一面。

  方:刚刚。

  因:遵循、依托、顺应。

 

  [是以圣人不由而照之于天,亦因是也。]

  所以圣不走划分是非的道路,而是明察于自然,也顺应自然。

  不由:不由是非之途。

  照:明。

  天:自然。

  因:因循,遵循。

  是:此。

 

  [是亦彼也,彼亦是也。]

  事物的这一面也就是那一面,事物的那一面也就是这一面。

  是、彼:《庄子集解》注:此亦为彼所彼,彼亦自以为此。

 

  [彼亦一是非,此亦一是非。]

  事物的那一面存在一套是非,事物的这一面也存在一套是非。

  彼亦一句:《庄子集释》注:此既自是,彼亦自是;此既非彼,彼亦非此;故各有一是,各有一非也。

 

  [果且有彼是乎哉?果且无彼是乎哉?]

  事物真的存在彼此对立的两个面吗?还是真的不存在彼此对立的两个面?

  果:真。

  果且一句:《庄子集解》注曰:分则有彼此,合则无彼此。

 

  [彼是莫得其偶,谓之道枢。]

  事物的这一面和那一面各自失去了它的对立面,这就是大道的枢纽。

  偶:对也,对立面。

  枢:要也,关键。

 

  [枢始得环中,以应无穷。]

  掌握了大道的枢纽也就抓住了事物的要害,就好比位于一个圆环的中央,可以应付事物无穷无尽的变化。

  环:圆环。

  中:中空处。

  

  [是亦一无穷,非亦一无穷也。]

  事物这一面的是非之争是无穷的,那一面的是非之争也是无穷的。

  是亦一句:《庄子集释》注:夫物莫不自是,故是亦一无穷;莫不相非,故非亦一无穷。唯彼我两忘,是非双遣,而得环中之道者,故能大顺苍生,乘之游也。

 

  [故曰:莫若以明。]

  所以说:不如用事物的本然加以观照和认识。

  故曰句:《庄子集解》注曰:惟本明之照,可以应无穷。此言彼此而是非生,非以明不能见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