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耐久的文学博客

原汁原味读原著,古色古香品古籍。 站长邮箱:laiwulnj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螳螂、老虎和马  

2018-01-07 19:06:44|  分类: 耐久读庄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030螳螂、老虎和马

——《耐久读庄子》010405?《庄子?内篇?人间世第四》05

李耐久

  

引言

  伊索,古希腊人,著名的寓言家。约生于前620年,卒于公元前560年,享年约60岁。他的传世名作《伊索寓言》(其中有许多作品只是托他之名),至今还被世界各国的人们所喜爱。伊索寓言大部分是动物寓言,短小精炼,比喻恰当,形象生动,通俗易懂。

  其实,我们的先哲庄子,也是一位寓言大师,他也善于讲动物寓言。并且庄子的寓言在形象性上不输伊索,在深刻性还远超伊索。如果把庄子的动物寓言专门结集,其价值绝对在伊索寓言之上。

  今天我们来看庄子的三个动物寓言。这三个寓言,庄子是借蘧伯玉之口讲出来的。

颜阖向蘧伯玉请教

  鲁国的贤人颜阖,要做卫灵公太子蒯聩的专职老师。这个工作不好干,这是培养未来的国君。除了教给他知识之外,还要匡正他的缺点。太子从小养尊处优惯了,教育他是一件容易的事吗?颜阖也明白其中的道理,于是向卫国的大夫蘧伯玉请教。颜阖问:

  ”先生,如果这里有一个人,他天性嗜杀。不用法度匡正他,会对邦国有害;用法度匡正他,我就会受害。他绝顶聪明,善于发现别人的过错,却意识不到自己的过错。像这样一个人,我该怎么对待他呢?“

蘧伯玉给颜阖讲道理

  蘧伯玉说:”你问得好啊!一定要警惕,谨慎,先要端正你自身。“

  如何端正自身呢?蘧伯玉继续说:

  ”表面上要迁就他,内心里要对他和顺。这两条很重要,但是仅有这两条还是不够的。迁就他却不能和他太过亲密,对他和顺却不能太过显露。“

  不这样做会带来什么后果呢?蘧伯玉继续说:

  ”如果你外表迁就他又和他太亲密,你就会受害;如果你内心对他和顺又太过显露,那别人就会说你是为了名利,也会给你带来灾祸。“

  颜阖应该怎么做呢?蘧伯玉说你要这样做:

  ”他像婴儿一样无知,你也要像婴儿一样无知;他做事没有界限,你也要没有界限;他无拘无束,你也要无拘无束。顺着他的本性引导他,你就没有过失了。“

蘧伯玉给颜阖讲寓言

  如何与太子交往?这是蘧伯玉从道理上提醒颜阖。为了让道理更加生动、形象,蘧伯玉又给颜阖讲了三个寓言。

  之一:螳臂当车

  蘧伯玉说:

  ”你不知道那螳螂吗?它在车辙里,看到车轮滚滚而来,它不知道躲开,反而奋起双臂,要阻挡车轮,这不是找死吗?它不知道自己没有阻挡车轮的能力,它高估了自己。你就像那只螳螂啊!太子也是你能约束得了的吗?如果你夸耀自己的能力触犯了太子,那你就危险了!“

  之二:养虎的秘诀

  蘧伯玉说:

  ”你不知道那养老虎的吗?他不敢给老虎吃活的东西,怕它扑杀活物时会激发它残暴的怒气;不敢给它吃完整的东西,怕它撕裂食物时会激发它残暴的怒气。养老虎的人要知道老虎饥饱的时间,要明白它凶残的天性。老虎和人是异类,老虎却向饲养它的人献媚,这是饲养者顺应它的天性的缘故;那些受到老虎伤害的,是因为触犯了老虎的天性。“

  之三:爱马者的失误

  蘧伯玉说:

  ”那爱马的人,用精美的筐子盛马粪;用珍贵的蛤壳接马尿。可是,如果恰好有只牛虻叮在马身上,爱马人出其不意去拍打,就会让马受惊。马就会咬断勒口,挣断辔头,弄坏胸络。本意是爱马,结果适得其反。难道不应该谨慎吗?“

  蘧伯玉的这三个寓言,把颜阖比作螳螂、养虎人、爱马人,把卫灵公太子比作车轮、老虎和马,这是告诫颜阖:给卫灵公太子作傅时,要警惕、慎重,顺应他的本性诱导他,才能既不危身又不危国。

2018.01.07星期天

 

【参考书目】

  1、《全注全译老子庄子典藏本》(金涛主编,外文出版社出版)

  2、《庄子集解》(清末王先谦)

  3、《庄子集释》(清代郭庆藩)

  4、《庄子南华》(南怀谨)

  5、《庄子全文翻译》(古诗文网)

  6、《庄子白话译注》(生死书网站)

  7、百度百科等网络资源

【原文】

  颜阖将傅卫灵公太子,而问于蘧伯玉曰:“有人于此,其德天杀。与之为无方则危吾国,与之为有方则危吾身。其知适足以知人之过,而不知其所以过。若然者,吾奈之何?”

  蘧伯玉曰:“善哉问乎!戒之,慎之,正女身哉!形莫若就,心莫若和,虽然,之二者有患。就不欲入,和不欲出。形就而入,且为颠为灭,为崩为蹶;心和而出,且为声为 名,为妖为孽。彼且为婴儿,亦与之为婴儿;彼且为无町畦,亦与之为无町畦;彼且为无崖,亦与之为无崖;达之,入于无疵。”

  汝不知夫螳螂乎?怒其臂以当车辙,不知其不胜任也,是其才之美者也。戒之,慎之,积伐而美者以犯之,几矣!

  汝不知夫养虎者乎?不敢以生物与之,为其杀之之怒也;不敢以全物与之,为其决之之怒也。时其饥饱,达其怒心。虎之与人异类,而媚养己者,顺也;故其杀者,逆也。

  夫爱马者,以筐盛矢,以蜃盛溺。适有蚊虻仆缘,而拊之不时,则缺衔毁首碎胸。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。可不慎邪?”

 

【详解】

  [颜阖将傅卫灵公太子,而问于蘧伯玉曰:]

  颜阖将要去做卫灵公的太子的专职老师,临行向蘧伯玉请教到:

  颜阖:鲁国的贤人。

  卫灵公太子:名蒯聩。

  蘧伯玉:春秋时期卫国的大夫,孔子的好朋友。“封先贤”,奉祀于孔庙东庑第一位,是道家“无为而治”的开创者。

 

  [有人于此,其德天杀。]

  假如这里有一个人,他的天生的德行是残暴嗜杀。

  天杀:天性嗜杀。

 

  [与之为无方则危吾国,与之为有方则危吾身。]

  如果放纵他败坏法度就会危害到邦国,如果用法度来约束他又会危害到我自身。

  前句:《庄子集解》:纵其败度,则覆邦家。

  后句:《庄子集解》:制以法度,先将害己。

 

  [其知适足以知人之过,而不知其所以过。]

  他的智慧恰好刚刚能够发现别人的过错,却看不到自己的过错。

  知:同“智‘。

  本句:《庄子集解》:但知责人,不见己过。

 

  [若然者,吾奈之何?]

  像这种情况,我该怎么办呢?

  若:如,像。

 

  [蘧伯玉曰:”善哉问乎!戒之,慎之,正女身哉!“]

  蘧伯玉说:”问得好啊!你要警惕,慎重,先要端正你自身啊!“

  正女身哉:女:汝。先求自身无过。

 

  [形莫若就,心莫若和,虽然,之二者有患。]

  外表不如表现出迁就的样子,内心不如含有和顺的意思。虽然这样,但是,这两种态度还是存在隐患。

  形莫若就,心莫若和:形,外表;心,内心。《庄子集解》:宣云:”外示亲附之形,内寓和顺之意。“

  

  [就不欲入,和不欲出。]

  迁就他不要过于亲密;顺从他不要过于显露。

  本句:《庄子集解》:附不欲深,必防其纵;顺不欲显,必范其趋。

 

  [形就而入,且为颠为灭,为崩为蹶;心和而出,且为声为名,为妖为孽。]

  外表迁就太深,就会导致颠倒毁灭,导致崩溃失败;内心含有和顺之意又过于显露,就会让人觉得你是为了名声,导致灾祸到来。

  为颠为灭,为崩为蹶:颠,坠;灭,绝;崩,坏;蹶,仆(向前跌倒)。颠、灭、崩、蹶,都是指”形就而入“的后果。

  

  [彼且为婴儿,亦与之为婴儿;彼且为无町畦,亦与之为无町畦;彼且为无崖,亦与之为无崖;达之,入于无疵。]

  他如果像婴儿一样天真烂漫,你也要像他一样天真烂漫;他如果不受界限的约束,你也要表现得不受界限约束;他如果无拘无束,你也要表现得无拘无束;顺着他的意思引导他,你就没有过失了。

  婴儿:比喻无知识。

  町畦:町,田间的小路;畦,田中的菜畦。比喻无界限。

  无崖:不立崖岸。比喻无边界,无约束。

  达:通达。这里指用顺应的方法引导卫灵公太子。

  疵:病。这里指行动上的过失。

 

  [汝不知夫螳螂乎?怒其臂以当车辙,不知其不胜任也,是其才之美者也。]

  你不知道螳螂吗?奋起臂膀用来阻挡车轮,它不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做到。这是把自己的才能看得过高。

  怒:奋起。

  当:同”挡“。

  车辙:车轮过后留下的痕迹。这里指车轮。

  是其才之美者也:自恃才能太高。

 

  [戒之,慎之,积伐而美者以犯之,几矣!]

  警惕啊,谨慎啊,夸大自己的才能去触犯他,危险啊!

  伐:夸耀。

  几:危险。

 

  [汝不知夫养虎者乎?不敢以生物与之,为其杀之之怒也;不敢以全物与之,为其决之之 怒也。]

  你不知道那养老虎的吗?不敢把活的东西给它,为的是怕它扑杀活物时会激发它的怒气;不敢把完整的东西给它,为的是怕它撕裂全物时为激发它的怒气。

  本句:《庄子集解》:成云:”以死物投虎,亦先为分决,不使用力。“

  

  [时其饥饱,达其怒心。]

  知道它饥饱的时刻,通晓它凶残的秉性。

  达:通晓,了解。

 

  [虎之与人异类,而媚养己者,顺也;故其杀者,逆也。]

  老虎和人不是同类,老虎却向饲养它的人献媚,这是因为饲养者顺应了老虎的天性;那些遭到老虎伤害的,是因为触犯了老虎的性子。

  逆:反,触犯。

 

  [夫爱马者,以筐盛矢,以蜃盛溺。]

  那爱马的人,用精美的筐子盛马屎,用珍贵的蛤壳盛马尿。

  矢:屎。

  蜃:读如”甚“,蛤蜊。

  溺:尿。

 

  [适有蚊虻仆缘,而拊之不时,则缺衔毁首碎胸。]

  如果恰好有牛虻附着在马身上,爱马的人出其不意去拍打,马就会因为受惊而咬断勒口,挣断辔头,毁坏胸络。

  蚊虻:牛虻。

  仆缘:附着,叮在马身上。

  拊:读如”府“,拍打。

  缺衔:咬断勒口。

  毁首:挣断辔头。

  碎胸:弄坏胸上的络饰。

 

  [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。可不慎邪?]

  本意是出于爱马,结果适得其反。难道不应该谨慎吗?

  亡:失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