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耐久的文学博客

原汁原味读原著,古色古香品古籍。 站长邮箱:laiwulnj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鲁有兀者王骀  

2018-06-01 13:48:03|  分类: 耐久读庄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036鲁有兀者王骀

——《耐久读庄子》010501?《庄子?内篇?德充符第五》01

李耐久

  鲁国有一位贤人,名字叫做常季,常季是孔子的弟子。

  常季遇到了一件奇人奇事,让他百思不得其解。是一个什么人,一件什么事呢?

  原来鲁国有一个叫王骀的人,是一个兀者。什么是兀者呢?就是只有一只脚的人。看来是年轻时受过刖刑,被砍掉了一只脚。所以王骀是一个形体上残缺不全的人。当然,历史上不一定真有王骀其人,王骀很能是庄子假托的人名。

  就是这样一个人,门下弟子却非常多。怎么个多法呢?说起弟子盈门,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孔子:“弟子盖三千焉,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。如颜浊邹之徒,颇受业者甚众。”(《史记卷四十七·孔子世家第十七》)孔老师办辅导班,学生报名那叫一个火!当然,竞争对手也是有的。第一个对手叫少正卯,把孔子的学生都拉跑了,导致孔子之门“三盈三虚”,孔子满门的弟子有三次、也可能是多次几乎全部去少正卯那里听课(具体情形可参考拙作《字斟句酌读孔子·13鲁国大治》)。第二个就是这个王骀,王骀弟子的数量达到了与孔子“中分鲁”,鲁国才俊一半跟孔子,一半跟王骀。

  王骀为什么如此受欢迎,给学生讲了些什么,他又是怎么上课的呢?说起来让人诧异。

我们先来说一说孔子上课,他老人家上课可用六个字来概括:讲六经、习六艺。说个不停,练个不停。王骀上课也是六个字:立不教,坐不议。就是说,站着不教授,坐着不议论。而他的弟子们却是虚心而来,满载而归。天哪,这不就是老子所说的“处无为之事,行不言之教”(老子《道德经·第二章》)吗?王骀是怎么做到的呢?

  有关这些问题,常季和孔子有四段对话,如下:

 

  带着这一疑问,常季向老师孔子请教:“老师啊,难道真的有不用语言的教育,不着痕迹之中就能让人心有所得吗?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”

  “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。”(《论语·述而篇第七》)父母的责任是:孩子生活上的需要,从星星上摘了来也要尽量满足;老师的责任是:学生学业上的疑问,现学了现卖也要全力解答。常季有问,孔子就来作答,孔子说:

“王骀先生,那是一个圣人!我是最近比较忙,有点落后了,其实我也早就想去向他请教了!我都想以他为师,更何况那些不如我的人呢!何只是鲁国,我还想带领全天下的人拜他为师呢。你不是对他和我'中分鲁'感到奇怪吗?其实我也感到奇怪,他不应该和我中分鲁,他应该'全得鲁',甚至'得天下'。”

 

  孔子给王骀定了位,定位非常高。常季新的问题又来了,常季继续问:

  “他不过是一个被砍了一只脚的人,但是学问、道德却超过了先生您,那他与一般人相比,超过得就更多了。像这样的人,他运用心智又有什么独特之处呢?”

  孔子回答说:“生和死对于常人来说是很大的事情了,但是不会影响到他的内心;即使是天塌下来地陷下去,他也不会因此有什么损失;他明白无所凭借才能逍遥的道理不随外物而变化,任凭事物变迁而坚守自己的宗旨。”

 

  常季还是不明白,就继续问孔子:“这是什么意思呢?”

  孔子说:

  “从事物相区别的一面去看,肝和胆虽然在同一个人体内,却像楚国和越国那样相去遥远。从事物相同的一面去看,万物皆为一体。像这样的人,他不知道耳朵适合听什么,眼睛适合看什么,而让心遨游于物我两忘的境界。”

  也就是说,王骀不追求声色犬马,只追求物我两忘。

  孔子继续说:

  “王骀把事物看作是浑然一体,就不觉得有什么丧失,他看待自己失掉的那只脚就像遗失了一块尘土一样不值得一提。”

 

  听了孔子的解释,常季多少明白一点了,他向孔子汇报自己的心得:“王骀这个人善于加强自身的道德修养,是靠自己的智慧把握自己的心,再根据自己的心把握普通相通的常心。”

  但是常季还有不明白的地方,他又问到:“既然他超然物外,那众多的弟子为什么还聚集在他身边呢?”

  孔子回答说:“人不会用流动的水做镜子,而用静止的水做镜子。所以说,只有静止的东西才能使其他东西静止下来。

  “各种植物同样是从大地那里获得生命,但是只有松树和柏树禀受了正气,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,树叶都是青翠的;所有的人都是从上天那里获得生命,但是只有腕帝禀受了正气,幸亏他能端正自己,所以才能端正天下百姓。

  “那为了保持本初迹象的人,心里怀着无所畏惧的胆识;就像一名勇士,孤身一人也敢于冲入千军万马之中。想要追求名利而能自我约束的人尚且能够做到这样,更何况是那主宰天地、包藏万物、把身体当作寓所、把耳目当作表象,用纯一的智慧通晓自然的道理,而精神世界又不随死生而变化的人呢!

  “他将选择一个日子上升到最高的境界里去,会有许多人跟随着他。他又怎么会把聚集弟子当作一回事呢?”

 

  下面做一下小结。学生和老师的区别在于:学生看到的是表象,老师看到的是本质。

  常季看到的王骀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,表现为三点:

  1、兀者。就是被砍掉了一只脚的人。

  2、中分鲁。追随在他门下的人,与孔子的学生数量差不多。

  3、不言之教。他给学生上课是不教授也不议论。

  在孔子眼中这一切却是有因有果,合情合理的。孔子眼中的王骀表现为四点:

  1、是一个圣人。当然和儒家所说的圣人的概念是不一样的,孔子要带领全天下的人跟随王骀。

  2、是一个超然物外的人。任凭外物变迁,坚守内心宗旨。

  3、是一个不计得失的人。认为万物浑然一体,无所谓丧失。

  4、是一个能够正人正己的人。王骀无心聚拢门徒,他只是一心追求那最高的境界。正因为王骀不断地端正自己,才能端正百姓,王骀就像一个黑洞,他只是默默的散发能量,众弟子自动地跟随着他。

2018.06.01星期五

 

【参考书目】

  1、《全注全译老子庄子典藏本》(金涛主编,外文出版社出版)

  2、《庄子集解》(清末王先谦)

  3、《庄子集释》(清代郭庆藩)

  4、《庄子南华》(南怀谨)

  5、《庄子全文翻译》(古诗文网)

  6、《庄子白话译注》(生死书网站)

  7、百度百科等网络资源

 

【原文】

  鲁有兀者王骀,从之游者与仲尼相若。常季问于仲尼曰:“王骀,兀者也,从之游者与夫子中分鲁。立不教,坐不议。虚而往,实而归。固有不言之教,无形而心成者耶?是何人也?”仲尼曰:“夫子,圣人也,丘也直后而未往耳!丘将以为师,而况不若丘者乎!奚假鲁国,丘将引天下而与从之。”

  常季曰:“彼兀者也,而王先生,其与庸亦远矣。若然者,其用心也,独若之何?”仲尼曰:“死生亦大矣,而不得与之变;虽天地覆坠,亦将不与之遗;审乎无假而不与物迁,命物之化而守其宗也。”

  常季曰:“何谓也。”仲尼曰:“自其异者视之,肝胆楚越也;自其同者视之,万物皆一也。夫若然者,且不知耳目之所宜,而游心乎德之和。物视其所一而不见其所丧,视丧其足犹遗土也。”

  常季曰:“彼为己,以其知得其心,以其心得其常心,物何为最之哉?”仲尼曰:“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。唯止能止众止。受命于地,唯松柏独也正,在冬夏青青;受命于天,唯舜独也正,幸能正生,以正众生。夫保始之征,不惧之实;勇士一人,雄入于九军。将求名而能自要者而犹若是,而况官天地、府万物、直寓六骸、象耳目、一知之所知,而心未尝死者乎!彼且择日而登假,人则从是也。彼且何肯以物为事乎!”

 

 

【详解】

  [鲁有兀者王骀,从之游者与仲尼相若。]

  鲁国有一个被砍掉一只脚的人,名字叫王骀,跟从在他门下学习的人与孔子的门徒数量差不多。

  兀者:《庄子集释》:刖一足曰兀。刖,读如“月”,古代的一种酷刑,就是砍掉一只脚。

  王骀:骀有两个读音,一说读如“待”,舒缓或放荡之意,同“怠”;一说读如“台”,劣马的意思。今取第二个读音“台”。王骀,假托的人名。

 

  [常季问于仲尼曰:“王骀,兀者也,从之游者与夫子中分鲁。]

  孔子的学生常季问孔子说:“王骀,是一个因为犯错被砍掉一只脚的人,跟从他学习的人却那么多,几乎与您平分鲁国。”

  常季:鲁国贤人,有人说曾为孔子弟子。《庄子集解》注曰:“常季,或云:孔子弟子”。

 

  [立不教,坐不议。虚而往,实而归。]

  (王骀教学生的时候)站着不教授,坐着不议论。他的学生都能虚心而去,满载而归。

  立不教,坐不议:《庄子集释》疏曰:“立不教授,坐无议论。”

  虚而往,实而归:《庄子集释》疏曰:“请益则虚心而往,得理则实腹而归。”

 

  [固有不言之教,无形而心成者耶?是何人也?]

  难道真的有不用言语的教诲,不着痕迹却能让人心有所成吗?这是怎样的一个呢?

  不言之教,无形而心成:《庄子集解》:宣云:“默化也。”

 

  [仲尼曰:“夫子,圣人也,丘也直后而未往耳!”]

  孔子说:“王骀先生,是个圣啊,我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去拜访他。”

  直:仅,只。

 

  [丘将以为师,而况不若丘者乎!]

  我都将要拜他为师,更何况是德行学问还不如我的人呢!

  不若:不如。

 

  [奚假鲁国,丘将引天下而与从之。]

  何止是鲁国,我将要带领全天下的人都拜他为师呢。

  奚:何。

  假:只,已。

 

  [常季曰:“彼兀者也,而王先生,其与庸亦远矣。”]

  常季说:“他不过是一个被掉砍了一只脚的人,德行、学识却超过了先生,他与一般人比起来超过得就更多了。”

  王:盛也。超过的意思。

  庸:常也。平常人。

 

  [若然者,其用心也,独若之何?]

  像这种人,他运用心智,有什么独特之处呢?

  本句:《庄子集释》注曰:然,犹如是也。王骀盛德如是,为物所归,未审运智用心,独若何术?常季不妄,发此疑也。

 

  [仲尼曰:“死生亦大矣,而不得与之变;”]

  孔子说:“生和死应该算是大事了,却不会触动他的内心,”

  死生亦大矣:《庄子集释》:人虽日变,然死生之变,变之大者也。

  而不得与之变:《庄子集释》:彼与变俱,故死不变于彼。

 

  [虽天地覆坠,亦将不与之遗;]

  即使是天翻过来,地陷下去,他也不会因此有什么损失;

  遗:失。

 

  [审乎无假而不与物迁,命物之化而守其宗也。]

  他明白无所凭借的道理而不随事物变迁,听任事物变化而坚守自己的宗旨。

  审:明晰,通晓。

  假:一说为凭借意。一说为“瑕”之误,《庄子集解》:郭庆藩云:“假是瑕之误。淮南精神训正作‘审乎无瑕。’谓审乎己之无可瑕疵,斯任物自迁,而无役于物也。”

  命:任。命物之化就是凭借事物变化的意思。

  宗:本,主旨。

 

  [常季曰:“何谓也。”]

  常季说:“这是什么意思呢?”

  本句:《庄子集释》疏曰:方深难悟,更请决疑。

 

  [仲尼曰:“自其异者视之,肝胆楚越也;自其同者视之,万物皆一也。”]

  孔子说:“从事物不同的一面去看,肝和胆虽然同在一体之内却像楚国和越国一样遥远;从事物相同的一面去看,千差万别的万事万物又都是同一的。”

  自其异者视之,肝胆楚越也:《庄子集解》:本一身,而世俗异视之。

  自其同者视之,万物皆一也:《庄子集解》:皆天地间一物。

 

  [夫若然者,且不知耳目之所宜,而游心乎德之和。]

  像这样的人,不知道耳朵适合听什么眼睛适合看什么,而让自己的心遨游于物我两忘的境界之中。

  且不知耳目之所宜:《庄子集解》:耳目之宜于声色,彼若冥然无所知。

  而游心乎德之和:《庄子集解》:郭云:“放心于道德之间,而旷然无不适也。”

 

  [物视其所一而不见其所丧,视丧其足犹遗土也。]

  把事物看作是浑然一体的就不会觉得有丧失,所以王骀看待自己没了一只脚就像丢了一块尘土一样。

  物视:即视物,看待事物的意思。

  所丧:因失去而引起差异的一面。

  遗土:遗失土块。

 

  [常季曰:“彼为己,以其知得其心,以其心得其常心,物何为最之哉?”]

  常季说:“他加强自己的道德修养,是用智慧去把握自我的心,再根据这个心把握普通相通的常心,既然超然物外,那众多的弟子为什么还聚集在他身边呢?”

  为己:修己。

  知:智慧。

  心:理念。

  常心:真常之心,即忘知忘觉,无思无虑的心境。

  物:这里指王骀的门徒。

  最:聚集。

  全句:这四句很难理解,各家断句也不相同。这里选用的是《庄子集解》的断句方式。《庄子集释》的断句方式与之不同,录此备考:常季曰:“彼为己以其知,得其心以其心。得其常心,物何为最之哉?”

  

  [仲尼曰:“人莫鉴于流水,而鉴于止水,唯止能止众止。”]

        孔子说:“人不会用流动的水做镜子,而会用静止的水当镜子,只有静止的东西才能使他物静止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 鉴:照看,审查。

        唯止能止众止:只有静止的东西才能使他物静止下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 [受命于地,唯松柏独也正,在冬夏青青;受命于天,唯舜独也正,幸能正生,以正众生。]

  各种树木都是从大地那里获得生命,但是只有松树和柏树禀受正气,无论冬天还是夏天树叶都是青翠的;人都从上天那里获得生命,但是只有舜禀受了正气,幸而能端正自己的品德,所以才能端正百姓的品行。

  受命于天,唯舜独也正,幸能正生,以正众生:这一句有不同的版本,另一种行文为:受命于天,唯尧、舜独也正,在万物这首。幸能正生,以正众生。

 

  [夫保始之征,不惧之实;勇士一人,雄入九军。]

  那为了保持本初的迹象的人,心里怀着无所畏惧的胆识;就像一名勇士,孤身一人也敢于冲入千军万马之中。

  始:本初之态。

  征:《庄子集释》疏曰:成也,信也。

  九军:《庄子集释》疏曰:天子六军,诸侯三军,故九军。

 

  [将求名而能自要者而犹若是,而况官天地、府万物、直寓六骸、象耳目、一知之所知,而心未尝死者乎!]

  想要追求名利而能自我约束的人尚且能够做到这样,更何况是那主宰天地、包藏万物、把身体当作寓所、把耳目当作表象、用纯一的智慧通晓自然的道理,而精神世界又不随死生而变化的人呢!

  官天地、府万物:《庄子集释》疏曰:纲维二仪曰官天地,苞藏宇宙曰府万物。

  六骸:《庄子集解》:成云:“六骸,身首四肢也。”指人的身体。

  一知之所知:《庄子集解》:上知谓智,下知谓境。纯一无二。

  而心未尝死者乎:《庄子集解》:宣云:“得其常心,不以死生变。”

 

  [彼且择日而登假,人则从是也。彼且何肯以物为事乎!]

  他将选择一个日子上升到最高的境界里去,会有许多人跟随着他。他又怎么会把聚集弟子当作一回事呢?

  登假:假,通“遐”,很远很空的意思。《庄子集解》:案:言若黄帝之游于太清。

  人则从是也:《庄子集解》:宣云:“人自不能舍之。”

  以物为事:《庄子集解》:因常季疑骀有动众之意,故答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